雪城铃樱

主推V家、凹凸和i7,偶尔产些原创(:з」∠)_

#ooc
#原创剧情
#有格瑞复仇设定

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

[瑞金]阳光

“沙沙……”树叶随着风晃动,沙沙作响。格瑞觉得困,便靠在一棵阴凉的树下休息。他看着被投下光影的小斑点有些惬意地闭上双眼,打算闭目养神,却没想到就因此进入了梦乡——

梦里,格瑞身陷一片黑暗之中,甚至觉得有点凉快。格瑞微皱眉头开始往前走,仿佛是有人在恶作剧一样,在这条道路上无论怎么走也看不到尽头。路看不出方向,周围的温度倒是很明显地在下降,从一开始的凉快到现在的寒冷,就好像是要把人结成冰块一样,让他永远地沉睡下去,做一个永远不会完结的梦。

可是格瑞的步伐还是如往常一样坚定,没有任何迟疑和犹豫,可以看得出他并没有被这寒冷给难倒。他知道这是梦,也知道为什么这里一片黑暗。

那是因为,他没有值得可以做梦的回忆……倒不如说他在意的只是关于那场火灾的记忆。

那一天的场景逐渐在这黑暗里浮现取代了它,温度也反常地往上升。炽热的大火在腾腾燃烧,人们的尖叫声和哭喊声到处充斥着,宛如人间地狱一样,惨不忍睹的状况。

格瑞停止走动,紧握拳头,试图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,升上来的怒气一次又一次地冲击他的大脑,想夺走理智让格瑞随着愤怒的本能在这里发泄,让这讨厌的东西消失。不过就算再讨厌,他也必须接受这一切,因为只有他还记得那次的灾难。如果他不记住,他就不会要复仇,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。

如紫罗兰一样的紫色倒映出眼前的景色,他也只是淡淡地瞄了一眼,内心又恢复了平静,犹如一片清澈又毫无波澜的谭水,虽清澈见底却没有生物能够生存的潭水。

而这片地狱景色又变回了之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,突如袭来的寒冷也比之前更冷了。

——什么时候才能结束?
他问道,却没有任何回答。

——这片黑暗什么时候才能有些色彩?
他再次开口,问的是自己。

他觉得头疼便扶着额头揉太阳穴,睁开眼之后却见到了那道曙光。虽然微弱但在这片黑暗里却十分明显。冷到木麻的身体也开始觉得暖和起来,就好像是冬末、雪融化之后出现的春天一样。

格瑞看着那道光,有些自嘲地笑了笑。

“白痴,太阳不是早就有了吗……”

他想起了那张笑得无比绚烂的脸,想起了那在阳光下闪得金灿灿的头发,想起了那个老是缠着他不放的发小——金。

啊,对了。当时父母双亡,我正好无家可归。重新赋予我这个尝尽各种寂寞寒冷阳光的人,正是金。是他带来了温暖,和太阳一样的温暖,很暖和,可本人却又耀眼得无法直视。

“格瑞……”

“格瑞。”

“格瑞!”

金戳着格瑞的脸颊,鼓起腮子,一脸不满地嘟起嘴:“格瑞,起来啦!在这里睡觉很容易着凉的!我可不想看到你明天就躺在床上起不来啦!”

缓缓地张开眼睛,立即映入眼帘的是那双碧蓝的眼眸,和宝石一样一点瑕疵也没有,拥有着很直率的眼神,那是金的眼睛。

“格瑞!你终于起来啦!你知道吗,我叫你好久了!”金一见到格瑞睁开眼,笑了。笑得灿烂,笑得天真,就和他眼睛的蓝色一样纯粹。

“嗯。”格瑞粗鲁地拍拍金的头,随口回了一个单音,站起身子之后直接丢下一句“回去吧”,就走了。

“啊?诶,格瑞你倒是等等我啊!格瑞——”金连忙小跑步地跟上格瑞。

“……”格瑞直视前方,没有任何反应,却悄悄放慢了脚步让金跟上。

“格瑞!你也真是的,我好心叫醒你,结果连一句谢谢也不说!”

格瑞瞥眼看了身旁的金,用极为细小的声音感叹了句:“或许我是用尽了一生的幸运才遇见你。”

“格瑞?你有在听吗?”金转过头看向格瑞,刚好看到格瑞正在微笑。金有些激动地双手搭上格瑞的肩膀,“格瑞!你刚刚是不是笑了?你笑起来超级好看啊!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明明就有你还说没有!诶,格瑞你再笑一次嘛!”

“……”

“笑一个,笑一个!”

“笨蛋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(๑•̀ㅁ•́ฅ)我是可爱的分割线!

想写出金就是格瑞的阳光,所以格瑞会用尽一生的力量去守护他的感觉,可惜没有(´-ι_-`)对不起啊,本来预定是昨晚发这篇的,可是突然断网只好今天发了,真的很抱歉!

随笔

「是梦境,亦或是现实?」

犹如神的恶作剧一般,将人的命运在手中把玩着,然后上演着一场又一场路途坎坷的戏剧。

一开始所赋予的幸福只不过是假象宛如暴风雨的宁静一样,只是为了接下来的痛苦而准备。

到最后痛苦的时候,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之前的记忆拉出来藉慰自己,但那甜蜜般的回忆更是让自己的心被千刀割过地痛。

开心得仿佛是假相,哀痛得仿佛是真相。

真真假假的感觉铺在自己的眼前,可终究还是分不出哪一个才是真的。想留住的总会消失不见,留下的只有自己不想面对的。

自己只能逃走,只有逃避才会让自己觉得往日的幸福并没有不见。却不知道为什么逃得越深,胸口仿佛被撕裂的痛,就越深。

分不清的梦境与现实,现在才开始浮现。

越是挣扎越是……分不清。

让人发指得想笑、讽刺的人生……对神来说只不过是一场可以打发时间、滑稽的戏。

神,是残酷的。

没有人会知道,其实——

「梦境和现实才是真正的现实。」